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馆长专著

中国首部昆虫文化科普书——《图文中国昆虫记》

《圖文中國昆蟲記》:趙力著 出版社:中國青年出版社

 

近日,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圖文中國昆蟲記》,精美絕倫的圖片,妙趣橫生的故事及點評,吸引了不少讀者的視線。
昆蟲學家的科普路
本書的作者趙力,是成都蝴蝶博物館及華西昆蟲博物館館長,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全球鱗翅目(蝴蝶與蛾類)調查計畫中國區首席專家。十多年來,他走遍中國,行程超過十萬公里,收集了十萬餘隻、占中國已知種數97%的中國蝴蝶標本,以及大量我國和世界各地的珍稀、觀賞昆蟲標本,拍攝昆蟲生態照片數萬幅。作為研究昆蟲的專家,他寫了許多學術方面的專著,大部分臺灣博物館出版,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照片超過萬幅的中國蝴蝶圖鑒——《中國鱗翅目——蝴蝶》。
這些蝴蝶圖鑒發行到了20多個國家與地區,隨著影響越來越大,許多科普雜誌和旅遊畫報也開始紛紛向趙力約稿。考慮到科普文章接觸的人比較多些,他欣然接受了邀請,開始寫一些科普性的文章。在寫作中他又發現,寫科普文章最好配上圖片,因為現在已經到了讀圖時代,吸引青少年讀者的首先是圖片,其次才是文字。由此趙力又對昆蟲攝影開始產生興趣。
昆蟲研究的背景成為趙力拍攝昆蟲的便利條件,因為他知道昆蟲的習性,知道它們會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出現在哪種植物上。於是他就會在那一時刻守候在那裏,等待著蟲蟲的出現。
趙力說:在野外考察和拍攝的過程中,經常經歷險情,一次,坐在車裏,突然山上掉下來一塊小石子打穿了車玻璃,陷入了前排車座人的肝臟;南方山區經常發生泥石流,暴雨裹挾著泥沙及岩石像海嘯般不可阻擋,我也曾被泥石流圍困過,差點回不來。而熱帶雨林中的螞蝗、毒蛇等各種蟲子更是防不勝防。
為了拍攝世界著名珍稀蝶種金斑喙鳳蝶,趙力在海南島南部的最高峰尖峰嶺頂上等候了整整七天。金斑喙鳳蝶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它們的生活範圍非常狹窄,只在中國少數幾個自然保護區中才能找到,國內現存的標本只有20餘隻。我國海南島有這一種蝶,日本人曾經在中國捕捉到金斑喙鳳蝶,並專門出版了一本書,介紹他們的捕捉經歷及傳奇故事。而中國人卻從沒有拍到過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金斑喙鳳蝶,為了能夠拍攝到這一蝶種,他選擇了最佳時機,在山上搭了個帳篷,日夜守候著,終於第一次近距離拍攝到了這一蝶種。
中國的《昆蟲記》
法布林的《昆蟲記》為我們描繪了一個充滿奇趣的昆蟲世界,它沒有任何晦澀的詞句,完全是大眾化的語言,以自己第一人稱感受的角度介紹昆蟲,引發讀者的興趣。而《圖文中國昆蟲記》也特別注意學習他的語言。趙力說:在這方面我有優勢,因為我是研究昆蟲的,在專業知識的把握上應該是比較全面的,對專業情況的概述、國內外對該專業的研究前景也比較瞭解,我將更多的思考點加入到了書當中,給讀者以全面的昆蟲知識,同時力求文字優美流暢,省去不必要的學術名詞,使沒有昆蟲知識的人也能讀下去。
說起這本書的名字,其中還頗費周折。原來他們最初設計的書名是《中國昆蟲記》,但不知是什麼原因,在這本書出版前夕,另外有人出版了上下兩冊的《中國昆蟲記》,使得他們一時不知這本書該用什麼名才好,最後,考慮到該書圖文並茂,於是就改名為《圖文中國昆蟲記》。
趙力介紹,這本書出版後,成都最大的書城——西南書城將《中國昆蟲記》的上冊放到了攝影類作品中了,而將《中國昆蟲記》的下冊和《圖文中國昆蟲記》放在一起,誤導讀者這兩本書是一套,並將它們碼放在突出的位置。該書城在面向成都最繁華的商業街的暢銷書陳列櫥窗正中最顯眼的位置,也放了一排《圖文中國昆蟲記》,其中一本還翻開著,讓過路人一眼就可以看見裏面精美的配圖。
宣揚一種昆蟲文化
《圖文中國昆蟲記》能在眾多博物類書籍中脫穎而出,不僅僅是因為它介紹了中國昆蟲分佈和昆蟲研究的概況,對昆蟲的各大類群進行了梳理,所有重要目都列了出來。書中所選的五百餘幅照片是從作者多年野外考察積累下的五萬多幅昆蟲照片中精挑細選出來的。趙力強調:書中闡述的不僅僅是單純的自然科普知識,更是一種中國的昆蟲文化,昆蟲與我們人類之間的種種關係。昆蟲和人類一樣戀愛、生育子女,和人類一樣爭鬥、甚至發生戰爭,它們的生活和人類一樣豐富多彩。或許由於它們太渺小了,我們以前沒有關注它們。其實昆蟲也是地球大家族中的一員,和我們人類一起生活在這個地球上,人類不能主宰它們,更不能操縱它們。畢竟,昆蟲才是地球上真正的房東,而我們,只是強佔了它們地盤的房客而已。

趙力想通過這本書,讓人們瞭解昆蟲,從而學會與昆蟲共處。其實昆蟲是很可愛的。雖然它們只佔據非常小的一部分地方,一片小瓦、一片樹葉,但並不影響它們奇妙而複雜的內在生活結構。只要我們腳步輕緩地靠近它們,保持靜默去傾聽與觀察,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欣賞到昆蟲之美,發現那些曾經被你忽略了的、身邊無處不在的精靈們所創造的壯麗的微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