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动态

《成都商报》连续头版报道我馆科考(2016年6月5日)

 

  

 

 

 

 

 

 

越中巨齿蛉

  对水质非常敏感,当它生活的水源不能满足它苛刻的要求,这种拥有巨大翅膀的昆虫就会消失,发现它意味着该地区水源洁净

  石蝇

  幼虫大多生活在通气良好的水域中,以水中的蚊类幼虫、小型动物以及植物碎片、藻类等为食,对维持生态平衡及水体净化具有一定作用,同时也是一些珍稀鱼类的食料。此外,该类昆虫对水中的化学物质反应较为敏感,可用于监测水资源的污染状况。

  蜉蝣

  由于不同蜉蝣种类及其外部形态与它们的水生生活小环境及生活习性有密切的关系,因此,蜉蝣稚虫在水质监测中得到广泛应用。

  一边是青城山后山蜿蜒的盘山公路,另一侧则是水流湍急的味江。沿着味江上山,只听见水流撞击岩石发出的哗哗声,这里就是刚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世界最大水生昆虫越中巨齿蛉的栖息地。因为偏爱洁净的水源,越中巨齿蛉也被称为“水质指标昆虫”。除了越中巨齿蛉,很多对水质要求极高的昆虫也栖息在这里。

  那么,这片水源地是如何获得众多“水质指标昆虫”青睐的呢?昨日,在成都华希博物馆馆长赵力的带领下,成都商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越中巨齿蛉的栖息环境,试图揭开这一清洁水源样本地区的环境魅力。

  这里的环境

  植被茂密水源充足 城市生活痕迹少

  水源充足 水中氧含量高

  赵力表示,越中巨齿蛉主要分布在青城山味江部分河段,活动范围较小,海拔大约800米的味江中段数量比较集中,另外从味江中段朝下游4到5公里的范围内,有急流的河段都有很大几率分布有越中巨齿蛉。

  赵力说,越中巨齿蛉有追逐急流小溪的习性,成年越中巨齿蛉一般生活在水流湍急的乱石下面。“这种昆虫不仅对水质要求高,对水中氧含量的要求也很高,快速流动的急流小溪,水中氧气含量十分充足,所以它们选择在这里栖息。”

  除了越中巨齿蛉,青城山地区植被茂密,水源充足,也吸引了许多其它水生昆虫落户,“目前青城山地区已经鉴定的昆虫种类有2700多种。”赵力说。而其中,不少水生昆虫也跟越中巨齿蛉一样,钟爱含氧量高的水源,对水质清洁度也有很高要求,“比如石蝇、蜉蝣、纹石蛾也可以被称为‘水质指标昆虫’,水质好,它们就能生存,水质稍差,就无法存活。”赵力说,它们同样也生活在青城山地区的味江之中。


 

 

人比较少 城市生活痕迹少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在越中巨齿蛉栖息河段,两岸沿途虽有两三家农家乐,但城市生活的痕迹还是较少涉及这片区域。“这附近平时人比较少,也给了它们一个安静的生存环境。”

  食物充足 天敌水鸟少

  除了水源清洁,食物充足,天敌少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各种水鸟,如白鹭都以越中巨齿蛉为食,但是在青城山地区,这些水鸟数量都比较少。”赵力说。

  这里的环保

  味江两岸无排污厂 废水不直接排放

  味江为何能吸引到对水质如此敏感的诸多水生昆虫?对此,都江堰市环保局生态科张科长认为,这与味江良好的水质有关,也是当地政府部门一直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结果。“从源头上进行控制,味江两岸都没有设立排污工厂。2012年,为了解决青城后山附近区域居民生活污水难题,政府还特地在青城后山泰安古镇设置污水处理厂,能够日处理1000吨污水,保证了居民生活污水能够经过处理再进行排放。”

  张科长说,此外,环保局还加强了对都江堰市其他违规排污企业的打击力度,今年还将对城市排污管道进行改造,“希望今后能有更好的生态。”

  科学研究

  溪水换成自来水 10多小时后幼虫便死亡

  目前,赵力将两只成年雄性越中巨齿龄饲养在博物馆实验室内,离开了山清水秀的栖息地,搬家后的越中巨齿龄是如何生活的呢?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博物馆地下的实验室,与室外闷热环境相比,里面十分凉爽。赵力从房间里拿出两个塑料盒,揭开盖子一看,一只越中巨齿龄趴在苔藓上爬动,“我们从野外将它的栖息地上的苔藓带回来,可以保持原有的环境。”赵力说,成年越中巨齿龄可以离开水面生存,但需要在潮湿的环境以及18℃~22℃的温度下才能生存,而地下室的温度保持在20℃左右,因此它搬了家还是能够适应。

  博物馆的两只越中巨齿蛉,用作科学研究。由于这种昆虫对水质要求很高,博物馆中饲养它的水源,都是从其栖息地取水。赵力也曾尝试过饲养幼虫,不过从江边带回来养了三天就死亡了。“刚开始用的是溪水,时间久了将溪水更换成自来水,结果换水后十几个小时幼虫便死亡。”赵力说,除了水中含氧量低外,自来水中掺杂了其他元素使得幼虫无法生存。


 

 

  呼吁保护

  别让污水流入 别修水坝拦水

  2014年,赵力所在的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首次发现越中巨齿蛉,并在那年一共发现了8只。2015年,经过博物馆工作人员观测,共发现13只,而今年到目前为止,发现了两只。对于越中巨齿龄这个种群的繁衍状况,赵力说自己的采样范围较小,仅在四五个点位进行采集,不能够全面掌握种群的繁衍状况,是逐年在提高还是下降,目前还不能得出结论。

  但按照这个数量来看,这个种群的数量并不多,“属于濒危物种了。”赵力说,应该积极保护这些稀有物种。首先,保持水质的清洁十分重要,越中巨齿蛉对水质要求比其它水生昆虫要高,不要让污水或生活垃圾流入水中;其次,不要在河道修建水坝拦水,这会让越中巨齿蛉喜欢的急流小溪的生存环境不复存在,也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

  成都商报记者 康耕豪 张肇婷 摄影记者 张士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