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科普活动

成都多雨,多种昆虫提前一月出现(《成都商报》20180706)

图片由华希昆虫博物馆提供,均为资料图片 成都商报记者 颜雪 逯望一

   今年雨水有好多?今年7月,丰沛的雨水比过去提前来临,藏在周边的昆虫们也被密集的雨水、凉爽的微风所“迷惑”,提前“光临”青城山。黄纹天牛、褐翅蝉都是这次被大自然魔术“骗到”的观众,而这样的提前到来,华希昆虫博物馆发现是8年来首次出现。同样被“骗”的,还有东方叶竹节虫和幽灵竹节虫——原本已经进入休眠状态的卵,再次开始孵化出幼虫,这样的情况,也是8年来首次出现。对此,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推测,可能与近来持续性降雨有关。

   而根据成都市气象台的数据,今年以来,成都的降雨比同期明显偏多,特别是6月份偏多八成。8年来首次 黄纹天牛等昆虫提前1个月出现7月4日上午,华希昆虫博物馆3名工作人员在青城山脚下发现了3只“稀罕玩意儿”——黄纹天牛,一雌两雄,“因为黄纹天牛的出现地点就在博物馆附近的山脚下,每年都是在几棵固定的树,所以比较容易观察。”

   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表示。黄纹天牛成虫出现于夏季,生活在低、中海拔山区。每年华希昆虫博物馆都会发现10多只黄纹天牛,黄纹天牛一般出现期在20天左右,从八月初到八月下旬。“根据我以前的观察,成都地区黄纹天牛都是在降雨量最高的8月初出现,而且是连续降雨后的晴天。”赵力透露。除了成都,在赵力微博@华希昆虫博物馆赵力下,也有网友评论,黄纹天牛同样提前出现在了重庆,网友@霍比特人_狗蛋表示,“我也捉到一只,而且是上个月19号,坐标重庆。”除了黄纹天牛以外,还有本来该8月份出现的昆虫提前“光临”。同一天,华希昆虫博物馆还在青城山发现了另一种昆虫——褐翅蝉,“本来该七月底八月初才在青城山区大量出现的。”这也是华希昆虫博物馆有连续性记录以来,8年来首次提前约一个月发现黄纹天牛和褐翅蝉,“以前出现的时间最早也是7月底,有时候甚至晚到8月20号。”赵力表示。

   另一种喜欢在气温高、湿度大、气压低时活动的昆虫隐翅虫,近期出现的数量也明显增加。专家推测:环境湿度变化会影响昆虫作息赵力推测,出现这种情况,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持续降雨,“长时间的降雨让它们觉得,成都本来该7月底8月初出现的连续降雨季到了,于是提前出来。”雨季对昆虫出现有影响并非没有先例。“降雨对昆虫出现的影响比较多,非洲撒哈拉沙漠地区的蝗虫,孵化时间也是受降雨影响,它们的幼虫只会在降雨后孵化,即每年的第一场大雨后。因为它们知道只有大规模降雨后绿色植物才会长起来。”

   赵力表示。而这样提前到来,对昆虫本身的影响,赵力表示还有待观察。“持续降雨造成的温湿度变化还会影响到昆虫的发育。我家里花园里养的东方叶竹节虫和幽灵竹节虫,原本每年的孵化期是四月中旬到五月上旬,五月中旬以后就停止孵化了。但是这几天也突然又重新开始孵化。”赵力解释,这也是八年来首次出现。赵力解释,环境湿度对昆虫的生长发育是一个影响比较密切的因素。“因为环境湿度的变化会直接影响昆虫体内含水量的变化,从而打破虫体内的水分平衡。对它的发育,甚至种群的行为都会产生影响。”根据有关文章的记载,棉铃虫在田间种群的发生也是和降雨密切相关的。市气象台:成都未来一周仍是多分散阵雨今年以来,成都的降雨比同期明显偏多,特别是6月份偏多八成。

   成都市气象台天气室科长李愉分析:“根据统计,从进入汛期以来,全市已经出现了3场区域性的暴雨天气过程,特别是6月下旬持续性的强对流降水天气。”根据最新的气象资料分析,预计未来一周,成都地区还是处于这种多分散阵雨的时段,特别是在8号前后和11号前后,可能还会有相对比较明显的强降雨天气过程,局部降雨量可以达到暴雨或者大暴雨。但是像6月下旬这种持续性的强降雨,持续时间比较长,天数比较多的情况,目前预测是不大可能出现的。医生提醒/隐翅虫“提前”伤人千万别用手拍打进入夏季,蚊虫的活跃期也随之到来。

   据市二医院皮肤科的数据显示,近一个月来,因蚊虫叮咬来看急诊的患者将近千人,“每晚都有20到30个蚊虫叮咬患者。”患者中,绝大部分为小孩。而除了一般的蚊虫叮咬外,隐翅虫皮炎患者也开始增加,“一周至少10多人。”医院皮肤科医生华夏表示,往年,隐翅虫皮炎患者一般在气温更热的七八月份更多,而今年患者数目提前增加了。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也在近日发现,隐翅虫比往年提早一个月就出现了。应该如何防范这些蚊虫?华夏表示,“一般蚊子叮咬的症状都大同小异,会出现一些小风团和丘疹,而被隐翅虫所伤的症状就很明显,它爬过的地方有带状灼伤,严重的话会出现水泡和红肿。”防蚊的方法比较简单,比如减少在户外草木密集的地方活动,在家里添置蚊帐、纱窗、蚊香、驱蚊水等。而对于“隐翅虫”则一定不能直接用手拍打。“隐翅虫体内是有毒素的,如果直接拍打,毒液会直接留在皮肤上,更容易引起皮炎。”华夏说,最好的办法是,先驱赶开来,抖落在地后,再用脚踩死。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