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科普活动

马蜂猖狂 一人被蜇身亡 8人住院治疗(《成都商报》20161001)

青白江城厢镇十五里社区树上的马蜂窝

遂宁捕蜂达人紧急清理马蜂窝

    ■进入9月以来,马蜂伤人事件频发:9月24日上午,在镇上打扫卫生的秦女士遭遇马蜂袭击之后过敏性休克;9月27日下午,一位73岁的太婆遭遇马蜂袭击,当场死亡!

    ■青白江区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称,不算轻伤未住院者,9月份已有8名蜂蜇伤的患者住院治疗,有的伤者送到医院后直接进入ICU病房!

    ■专家称:秋季是马蜂最活跃的季节。遭遇马蜂,最好就地趴下,如果被马蜂蜇伤,应尽快前往医院诊治!

    9月27日下午,青白江区清泉镇五桂村,73岁的周婆婆遭遇马蜂袭击,当场死亡。

    进入9月以来,马蜂伤人事件频发。青白江区人民医院内分泌肾内科的工作人员介绍,9月已有8名蜂蜇伤的患者住院治疗,这还不算一些只在急诊处理后未住院的轻微蜇伤。一些蜇伤严重的病人,送到医院后甚至直接进入ICU病房。

    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解释,秋季是马蜂最活跃的季节。“一是因为马蜂的食物增多;二是经过一整个夏天的繁衍,蜂群数量达到顶峰。”

    在得知马蜂伤人的情况后,遂宁“追蜂人”罗平前晚也赶到青白江区,连夜摘除夺命马蜂窝。

    马蜂凶猛

    73岁太婆被蜇身亡

    9月29日下午,青白江区清泉镇五桂村侯女士的家中传出哀乐。她的婆婆在27日下午去世了,被马蜂蜇得面目全非。

    事发时,侯女士正在镇里一家农家乐做活。当晚7时许,村里有人来找她。“他们只说家里有点事,也不告诉我什么事。”到家时,她被拉到屋后机耕道上,在大约5米外的地里,她认出,趴在田里的老人正是婆婆。婆婆压倒了地里的庄稼,头上还有不少马蜂在盘旋。

    “她今年73岁,平时身体好得很。”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婆婆姓周,当天下午3点前,她还看到老人家往家里捡柴。大约3个小时后,有人发现了她,并告知了村里人。接着,五桂村多个小组的村民被通知赶来辨认,警方也赶到了现场。

    在确认老人被马蜂蜇死后,直到当晚11时许,感觉马蜂渐渐少了,人们才穿着厚衣服将老人抬回家。“到处都是肿的,脸面发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屡屡伤人

    医院一月收治8例蜂蜇伤

    同为清泉镇人的秦女士,也在数日前遭遇马蜂袭击而受伤住院。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不住感叹:捡回了一条命。秦女士回忆,9月24日上午,她正在镇上街头打扫卫生。“前面有个塑料袋,我就用耙子去扒。”没曾想,塑料袋后面出来一群马蜂,直直地朝她飞来。秦女士吓得赶紧跑开,然而马蜂紧追不舍。她的脖子上、头上、胳膊上都被蜇了。当天下午4点过,秦女士身上冒虚汗,嘴里还冒沫,被人送到青白江区人民医院,医院诊断她过敏性休克。

    在秦女士入院后的第三天,同样被蜂蜇伤的陈先生从青白江区人民医院转至其他医院进一步治疗。他转院时医院对他的诊断为:急性肝、肾损伤,溶血性黄疸,重度贫血,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

    医院内分泌肾内科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9月已有8名蜂蜇伤的患者住院治疗,“这还不算一些在急诊处理后未住院的轻微蜇伤。”而一些蜇伤严重的病人,送到医院后甚至直接进了ICU病房。

    昆虫专家

    秋季马蜂最凶猛 被袭击后最好原地趴下

    城厢镇十五里新型社区42栋旁,大树下面一片坝子,小区老人坐在下面摆龙门阵。不过,在老人们头顶上大约5米左右的树枝上,垂着一颗“炸弹”:一枚篮球大小的马蜂窝,飞来飞去的马蜂不时停到蜂窝表面。

    “这个是金环胡蜂。”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认出了这种危险的马蜂。“靠近蜂窝50米之内就有可能被攻击。”赵力介绍,金环胡蜂毒性大,如果是过敏体质,被蜇十几次就有可能致死。记者注意到,距离坝子约5米外的另一棵树上,还有一窝尚未壮大的马蜂。“这是小胡蜂,毒性稍弱,数米之内也有可能被攻击。”

    为何近段时间以来,马蜂伤人事件频发?赵力表示,秋季是马蜂最为活跃的季节。“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马蜂的食物增多,马蜂的活跃范围扩大;二是经过一整个夏天的繁衍,蜂群数量达到顶峰。”

    赵力介绍,如果在野外发现一只马蜂围着你转圈,就要小心了。“这是马蜂在侦察,证明你已经接近蜂巢。这时候千万不要攻击它,否则它会发出信息激素,让别的马蜂支援。马上静止下来,等它离开是最好的方式。”同时,赵力也说,如果遭遇马蜂袭击,最好就地趴下,用衣服盖住头,或者把衣服在天空抡几圈以后,扔向远方,吸引蜂群追赶,人则向反方向跑。“就地趴下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因为马蜂一般攻击离地面较高的地方。”

    如果遭到马蜂袭击受伤,应尽快前往医院诊治。

    清除隐患

    “追蜂人”到成都连夜紧急摘蜂巢

    以“摘马蜂窝”为职业的遂宁人罗平,今年3月拿到了自己创办的“罗蜂子优品汇”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一栏明确写着:专业摘除马蜂窝。去年,罗平曾摘下1600多个马蜂窝,目前手上还签订了69份摘马蜂窝合同。听闻青白江区马蜂蜇人的情况后,罗平禁不住“请战”:“要不今晚就行动起来!” 他告诉记者,自己刚刚谈好一笔为新都区大丰街道一家工厂摘马蜂窝的业务,正准备前往摘除。

    29日晚上9点,罗平和弟弟罗军赶到了青白江区城厢镇十五里新型社区,社区钟书记和居民候在现场,等着看这颗悬挂了数月的马蜂窝被摘除。

    在悬挂着马蜂窝的树下,罗平将车上一大包“杀器”拿出来,兄弟两人互相帮着穿戴。赛车服改装的防护服上装有6个排气风扇,头戴面具钢盔,纱网护住脖子。一切就绪,罗平提的“马灯”发出幽蓝的光,“这个灯有2万伏特,专门用来灯诱。”

    爬上约5米高的树上,弟弟罗军拿出锯子砍下蜂巢,哥哥拿口袋接住,一把捂住塑料袋口,左手拿过“马灯”,将马蜂残兵收罗进去。接着,罗军拿出杀虫剂对着树丛一阵猛喷。对另一棵树上未壮大的马蜂窝,兄弟俩如法炮制。困扰小区数月的“炸弹”终于被拆除。(记者 彭亮 宦小淮 摄影记者 刘海韵 王红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