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科普活动

萤火虫儿飞,红了一个山沟(《成都商报》2016年4月15日)

“萤火虫,萤火虫,慢慢飞。夏夜里,夏夜里,风轻吹……”听到这首歌,是否勾起你的童年回忆?现在,萤火虫越来越少,这份夏夜回忆愈发令人怀念。本月初,因为一组网友拍摄的萤火虫照片,眉山市青神县甘家沟迅速走红,前来欣赏萤火虫的自驾车一度排到两三公里长,但问题很快出现:萤火虫大量被抓,垃圾遍地。

  不到一周,甘家沟的萤火虫迅速减少,人流量也锐减。最先发布萤火虫图片的女网友得知此事,难过得掉下眼泪:“没想到我的照片毁了这个地方”。

  走红

  小小萤火虫,照亮一山沟

  4月13日,青神某学校的教师方旭还有些难过:如果不是自己将青神甘家沟等地萤火虫的照片交给摄影家协会,这些照片就不会流传至网上,甘家沟可能也还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沟。转折发生在今年清明节期间,方旭突然发现,自己之前拍摄的青神县甘家沟等地萤火虫照片在多个微信号发布流转,且没有署名。

  在县城经营一家咖啡店的青神女孩徐吉,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布了青神萤火虫的照片。4月3日,经常带着孩子亲近大自然的徐吉和同学们在烧烤露营后,将一组萤火虫的照片发在了微信上。很快,方旭和徐吉就各自陆续接到朋友电话,询问萤火虫的相关事宜。眉山当地媒体、论坛、微信、微博等也迅速跟进,青神萤火虫开始频频刷屏。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网络热传的萤火虫集中地,是甘家沟村委会旁的一条小水沟。村民介绍,以前这里少有萤火虫。去年,水沟边开始出现萤火虫,但数量不是很多。到了今年4月初,萤火虫突然增多,“水沟上、草堆里头,到处都是,有时在路上伸手都抓得到”。

  不过,对于突然造访的游客,村民们只是有些奇怪,但没有太留意。他们不知道,因为那一组照片,距青神县城驾车不足10分钟距离的甘家沟村已经在网上迅速走红了。

  甘家沟所在的青神县白果乡党委书记杨传华回想这段经历,至今觉得不可思议,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清明节后,赏萤火虫者突然如潮水般涌来,每天上百辆车,周末更多,牌照中除了眉山本地的川Z,还夹杂着川A、川Q,甚至还有重庆牌照的车,在山间蜿蜒排行达两三公里。“最多的时候,一晚上可能有五六百人来看萤火虫。”在白果乡当村官的蒲楠称。

  陨落

  大量萤火虫被抓 垃圾满地

  人潮汹涌而至,蒲楠很快发现了一些不文明现象:有人乱丢垃圾,有人肆意践踏沟边草丛。更让蒲楠难以接受的,是大量捕捉萤火虫的人。蒲楠回忆,她见过有人一下车就拿出近十张网兜捕捉萤火虫。蒲楠说,晚上视线不好,无法完全拍下来,也无法看清楚哪些人在抓。在村委会附近经营小卖部的万淑华老人对此也印象深刻:有人专门来买矿泉水,然后把水倒了用来装萤火虫。

  4月13日,在万淑华的带领下,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之前萤火虫大量出现的甘家沟村的一条小水沟边。多位村民及当地村委会证实,前后50米的沟旁草丛边,最多时每晚聚集几百人,但现在,随处可见观萤者留下的垃圾袋。

  “路上的萤火虫比较少,他们就踩着草去沟边,(那条新路)就是被他们踩出来的。”万淑华说,从清明节开始,众多观萤者每天晚上8点左右就打着电筒来,10点左右才陆续离开。很快,村民们发现,自从这些人到来之后,散布在沟边草丛中多如繁星的萤火虫,迅速减少。

  后悔

  拍图者落泪:早知如此,不发照片

  与此同时,伴随萤火虫的减少,观赏的人群亦如退潮一般消失。甘家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唯一不同的是,水沟里再也没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

  短短半个月,甘家沟经历的一夜走红与快速陨落,让方旭和徐吉始料未及。徐吉难过得流下了眼泪,她把朋友圈设置成全部不可见,不愿再有人看到那组萤火虫照片。“发照片的本意是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大家,但没想到是现在这个结果。”徐吉反复说:“早知如此,我宁可不发布照片。”

  而方旭的痛心,则完全体现在她发在摄影群中的一段文字:“对于不经我同意就乱发照片的事情,我不想过多追究,我恳请你们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尊重生命,敬畏自然。”

  记者调查

  又一条山沟因萤火虫走红

  青神县白果乡党委书记杨传华以及乡长章伟,至今也没想明白为啥小小的萤火虫,能让甘家沟如此爆红。有网友怀疑,最初发布的那些图片系当地炒作,杨传华予以否认:“如果是炒作,我们肯定会做一些(游客汹涌的)应对,但事实上,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突然就火了。”

  甘家沟“生病” 黄水凼“吃药”

  就在甘家沟萤火虫消失之后,白果乡的另一条被当地人称为黄水凼的山沟,又因萤火虫有了走红的迹象。从网友们的描述来看,黄水凼的萤火虫大有超过甘家沟的趋势,“竹林间流萤点点,就像童话世界一样”。

  4月12日、13日晚8时许,成都商报记者连续两晚在黄水凼沟的一片靠溪的竹林里看见,即便小雨将至,空气湿润,但不到十平方米的竹林里,依然有数十只萤火虫在飞舞。记者同时注意到,临近傍晚开始,沟口的汽车便开始增加。

  天色暗去,沟内电筒光增多,人头攒动,呼朋引伴声此起彼伏。在沟内,记者遇到一对父女,孩子手中的瓶子里装着3只萤火虫。记者聊及此前甘家沟的经历,这位父亲难以置信:“抓完了?不会吧。”他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向记者解释:“我们只抓了3只。”

  多部门应对:禁机动车进入

  甘家沟过山车式的经历,给当地带来了一些思考。这些思考后应对措施,已经实践在了黄水凼。青神县公安局白果派出所所长刘勇介绍,由于黄水凼山沟为开放式,为防止再出现甘家沟的情况,警方已在桥头安排民警值守,禁止车辆进入影响萤火虫。

  4月12日,青神县相关领导率公安、交通、安监、卫生等多个部门现场紧急调研后,着手准备预案应对。“包括完善相关标识标牌,规划停车场地、增设垃圾桶等设施。”青神县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外,一旦进沟的人超过最大容量,当地还会采取限流等措施,“争取让黄水凼成为一个安全、可持续的萤火虫观赏点,不要再像甘家沟那样”。

  新闻观察

  小小萤火虫为啥受青睐?

  为啥小小萤火虫能引发人们如此追捧?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认为,这可能跟很多人的成长回忆有关。许多80后、70后等都有举扇扑萤的童年回忆,然而,现在这份浪漫却与我们渐行渐远,对于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更是无缘见到真实的萤火虫。“也许正是这种遗憾,让萤火虫承载了我们太多关于浪漫的记忆与想象”。

  游客的涌入,究竟对萤火虫的影响有多大?赵力说,因为对环境的苛刻要求,萤火虫被称为“生态指标器”。大量人员涌入,确实对萤火虫有很大影响,尤其是手电筒等各种人造光,会强烈干扰萤火虫的闪光。赵力解释,夜晚活动的萤火虫,闪光就是他们求爱的语言。人类的灯会“让它们说不出话来”,丧失爱的能力让它们感到困惑。

  观赏萤火虫需要注意哪些事项?赵力建议,赏萤的最佳时间是天黑后的1-2小时,这个时间段它们最活跃,后半夜它们也要休息。赵力同时提醒,萤火虫听觉并不灵敏,因此大声说话是没有影响的。但路灯、手电、车灯等光源会对萤火虫造成干扰,使它们停止发光,因此观赏时尽量减少光源使用,发现萤火虫后关闭人工光源再靠近。最重要的是,不要破坏它们的栖息地。

  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