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科普活动

人虫大战 水火烟毒齐上阵 虫虫大军威力不减(《华西都市报》20150620)



 
  进入五月之后,每天不到下午6点,成都蒲江县大塘镇上的商家就纷纷关门了。因为,不速之客来了!那是一群芝麻大小的虫子,全身棕褐色,长着一对触角,不仅到处乱飞,还要咬人。6月18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大塘镇,这里成群的小虫满天飞,随手一抓,就是一把。当地居民已被这些小虫折磨了半月之久,他们想尽办法与之抗争:喷杀虫剂、用开水浇、用火烧、用烟熏。可怎奈这虫不但生命顽强,而且数量惊人。
袭城
一到傍晚满天飞 随手一抓一个准
  这些虫子还挺害羞,白天几乎看不到它们的身影。18日下午3点半,记者来到大塘镇,小镇的生活一如平常。
  “在这里!”顺着居民罗女士手指的方向,在北街一家粽子店大门旁,黑乎乎的一片,全是芝麻大小的虫子,“都是昨天烧死的。”这样的虫群尸体,同样出现在镇上其他地方。“镇上四条街,到处都有。”罗女士说。
  但到了下午5点半,原本宁静的街突然“躁动”了起来——虫群来了。
  刚开始,只是稀稀拉拉的几只,天色渐渐变暗,虫也多了起来,而且更加肆无忌惮。“你看,我手上又飞来一只。”曹先生说,“这东西还咬人,痛得很!”
  大塘综合市场是被小虫子“包围”的“重灾区”。晚上7点,记者来到市场,无数棕褐色的小身影扑面而来。“从半个月前,突然冒出这些虫,而且越来越多,我们也不晓得是啥子虫子。”在市场内卖水果的仲先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空中一抓,手一张开,5只小虫子“淡定”地停在他的手上,“随便一抓,就是好多只!”
  如果这个时候,你走在大塘镇的街上,你会看见居民们的动作十分一致——扇和抖。拿一把扇子,一条毛巾,或者直接用手,扇扇头顶,又扇扇腿上,只要稍一停下来,虫子就会靠近你。记者观察发现,这些虫子,很爱往人的脖子上、衣服里,甚至头发里钻,居民们只有不时地抖一抖衣服和头发。
飞进锅里碗里 饭点时间火锅店关门
  这些不知名的小虫“光临”小镇,使得居民们避之不及。
  原本晚上10点后才关门的商家,却在下午五六点就早早地拉下了卷帘门,而这原本应该是镇上最热闹的时候,一些餐馆也顾不得是不是正值饭点。
  “虫子到处飞,锅里、碗里,到处都是,哪个吃得下去嘛!”说起这些到处“凑热闹”的小虫,火锅店的老板陈先生就很头疼:它们不仅影响了自己吃饭,还专挑客人多的时间来,这不明摆着不让人好好做生意嘛!顾不上是不是正值饭店,一到5点,陈先生就关了门。
  为了不让小虫子“入侵”,下午4点过,卖花椒等佐料的徐先生,就会用一块大的透明布将所有货罩上。有客人要买佐料,他就和妻子配合,稍微拉开 一个角,快速地舀出佐料。在这块透明布上,已经聚集了好几堆小虫子。“如果不罩上,这些佐料就全部毁了。”徐先生说。
  镇上每家每户的窗户都关得死死的。“还要把风扇开起,不停地吹。”罗女士说。不过,不管你是积极应对还是听之任之,第二天早上,这些小虫子会自动消失,这时,镇上才会暂时恢复宁静。
  每天这样的循环重复,已经持续了半个月,这些“来得也神秘,去得也神秘”的小虫子,已经把不少居民搞得有些“神经衰弱”了,“总感觉身上有虫在爬。”
战虫
  半个月前,这些不速之客就每天到镇上报到,“折磨”居民们,人虫大战也就此上演。别看虫子身体小,但它们生命力无比顽强,并且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居民们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拿它们没辙。
人虫大战四个回合 居民败阵
第一回合 农药喷
死了一批又来一批
  对于这些生命力顽强的虫子来说,点蚊香或者用灭蚊器这些“小儿科”的做法,简直没有杀伤力。为了杀虫,曹先生专门去超市买了一瓶杀虫剂。对着成群的虫子一阵狂喷后,一些虫子阵亡,可过不了多久,另一批虫子大军又“前仆后继”。一瓶杀虫剂喷完了,虫子还是那么多。
  杀虫剂不行,那就来点更猛的:敌杀死。事实证明,这种毒药的效果,比杀虫剂好不到哪里去——一批虫子倒下了,更多的虫子又站出来了。
第二回合
开水浇
空中飞的依旧我行我素
  每隔一个小时,罗女士都会用扫帚扫一扫地上的小虫子。满地密密麻麻的褐色虫子,看得罗女士是浑身的鸡皮疙瘩。烧一壶开水,她泄恨地朝着虫子聚集处浇去。“不淹死,也把它们烫死。”
  可这种方法,只对地上的虫子有效。浇了整整一壶开水,家里差点水漫金山了,但那些飞在空中的虫子,依旧我行我素。
第三回合
放火烧
火苗有气势但范围有限
  水都上场了,火自然也少不了。火烧虫子有两种方式,一种和水浇的方式有些雷同:把虫子聚集在一起,倒一点酒精,用火一烧。不过,这个效果也跟水浇的方式差不多。
  还有一种方式,是徐先生的“独门秘籍”:一边喷杀虫剂,然后朝着杀虫剂的方向点火。打火机的火苗,遇到杀虫剂后,一下子蹿起来,看起来很有气势。不过,这种有些危险的方法,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效果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好。“毕竟火苗的范围太小了。”
第四回合
用烟熏
臭烟一消失虫子又来了
  经过不断总结经验,居民们发现了一种最为有效的“大绝招”——用烟熏。一到六点过,各条街上,都相继冒起了浓烟。这边还没点上,那边又开始冒烟了。“别人那里熏,我们要是不熏,虫子就全部到我们这里来了。”为了不吃亏,几乎各家商铺前都烟雾缭绕。熏的气味越臭,效果就越好。于是,居民们到木材厂捡废木头、搜集草木灰,甚至纸板、塑料也都派上了用场。
灭虫
是啥虫?
专家确定为长角扁谷盗
  这些小虫究竟是何方神圣?记者“活捉”了几只小虫,并送到了成都市白蚁防治所以及华希昆虫博物馆进行“体检”。
  “可能是鞘翅目粉蠹科的一种蠹虫。”四川省林科院病虫害专家肖育贵、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在经过大致查看后,初步得出这个结论。由于粉蠹虫多来自竹林,而大塘镇乡下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有竹子,这也一定程度支持了他的观点。
  不过,当把采集的小虫放在40倍的显微镜下时,其头部和前胸背板处,黄白色的细毛十分清晰,细长的触角呈链条状。“粉蠹虫的触角是膨大状的。”成都市白蚁防治所高级工程师谭速进说。经过反复鉴定,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长角扁谷盗。
爱吃谷子 成群飞不多见
  长角扁谷盗属于鞘翅目,在中国各省都可以看见它。这种昆虫并不“稀罕”,但它们一般都是零星地出现,像大塘镇这里成群结队满天飞的“壮观”场面,并不多见。“没有见到国内有相关报道。”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说。
  长角扁谷盗,虫如其名,十分爱吃谷子。谷物、豆类以及干果等多种农产品及其加工品都是它们钟爱的食物。
虫哪来?
附近酒厂粮仓可能发生虫害
  赵力认为,大量长角扁谷盗同时“现身”,可能预示着附近有粮仓出问题了!“在自然环境下,因为有天敌存在,或者食物有限,这种昆虫是不会突然爆发的,只有环境气温达到28~30℃,并且在人类粮食仓库才可能大繁殖。”
  就在大塘镇南街上,有一个酒厂。“那里堆了很多高粱、小麦、玉米。”居民何先生说。赵力建议居民们及时检查堆放粮食的仓库内是否发生虫害,如果有,则可以在封闭空间内,用药物蒸熏进行杀虫。
  不过,这种昆虫本身对人体没有直接伤害,也不会传播病菌。“它们本身的生命周期比较短。”赵力认为,大爆发期过后,成虫会迅速减少。
搬援军!
县卫生部门将集中灭虫
  每天都要来一场人虫大战,居民们直呼吃不消。6月19日晚7点,记者从大塘镇政府获悉,在接到居民们的反映后,工作人员已将情况向蒲江县卫生防疫部门反映。“就这两三天内,卫生防疫部门会派专家来现场进行调查,有针对性地喷洒药水。”大塘镇镇长吴疆说。
网友热议
@归藏本尊:电子灭蚊拍过去肯定好酸爽……
@星晴:密集恐惧症的人看着好难受。
@无名氏:为了灭虫,大家也是蛮拼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吴冰清摄影吕甲报料人:何先生线索奖: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