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与科普 -> 科研动态

罕见热带昆虫频繁现身青城后山(《成都商报》20160822)

第一次在青城山捕捉到一种色彩艳丽的竹节虫,目前在国内的竹节虫名录上无法查到。
  一种主要分布在热带的屏顶螳螂频繁亮相,“最近10年都没发现过,最近一次还是2006年”。
  一些高海拔的热带昆虫已经难以承受酷热之重,死亡率直线升高,“它们内心肯定是想回热带去避暑的。”
  气温飙升,连昆虫都“疯狂”了。近日,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频繁在青城山发现以前在本地十分少见的热带昆虫,如长角枝竹节虫、屏顶螳螂等。而即使是热带昆虫,也难耐高温——在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内,一些高海拔的热带昆虫已经难以承受酷热之重,死亡率直线升高,工作人员不得不将这些外来客火线转移,上百只热带来的竹节虫和锹甲躲进了地下室,吹着空调、啃着树叶、喝着人工露水,躲避这场炎炎夏日的劫难。
  温度飙高
  10年没出现的热带昆虫现身
  几天前,工作人员在青城后山海拔1200米以上的位置进行灯诱昆虫,一只长角枝竹节虫朝着灯光走来,之后几天又在附近草丛和树上发现了5只,“这种蓝绿色的竹节虫颜色艳丽,腹部橘红色,翅膀还有明黄色斑。”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介绍,这种有翅竹节虫类主要分布在热带地区。
  这种色彩艳丽的竹节虫,目前在国内的竹节虫名录上无法查到,甚至同属的种类也没在国内记载过,这是昆虫博物馆第一次在青城山捕捉到这类热带昆虫,也可能是新物种,赵力表示将进一步饲养,并研究它们的属性。“可能是温度升高导致这个种类的虫子在青城山海拔略高的位置也开始加速生长。”赵力介绍说。
  另一种主要分布在热带的屏顶螳螂也频繁亮相,“最近10年都没发现过,最近一次还是2006年”。
  受高温的影响,在工作人员进行灯诱的时候,蛾类虫子出现的数量比往年也多了不少,不同地点,每小时每平方米灯诱布上出现的蛾类达到380~540只,而往年同期数量只有现在一半左右。赵力说,温度的升高让蛾类成活率提高,发育加快,“以前两百个卵,一般只有2个成活,而现在它们的成活率大大提高。”
  扛不住了
  热带昆虫住进空调间
  “以前博物馆最高也就33℃,今年的气温明显偏高。”赵力告诉记者,这样的天气,最难受的还是博物馆中饲养的一些热带昆虫,在高温的威胁下,三天两头就死几只,这些从国外“移民”的昆虫显然有些难以适应成都的酷暑。它们内心肯定是想回热带去避暑的。”赵力打趣说。
  “一些生长在热带的叶竹节虫等种类,以每天5%的死亡率来“抗议”高温。正常的死亡率应该不超过1%。”赵力解释说,热带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热,马来西亚的高海拔地区白天温度才25℃左右。
  和动物园的动物吃冰块降温相比,华希昆虫博物馆里这些昆虫就要幸福得多,上百只热带种类的竹节虫和锹甲搬进了地下室,工作人员给它们打开了空调,温度控制在24℃~27℃左右,湿度也控制在70%的幅度,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每天还要分时段进行4次“人工降雨”。躺在地下室,这些昆虫总算缓过劲儿来了。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图由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提供)